今日  首页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无标题

  晚霞如上帝点亮的霓虹灯,洒在赛里木湖畔的草地上,赶到赛里木湖时已经天色渐晚,光线的缘故,赛里木湖已经无法向我们展示她的真实面目。高原上的夏天,寒气逼人的山风在湖边肆虐,蜷缩着裹在单衣里的我无暇欣赏平淡无奇的灰色湖水,带着遗憾坐上了返程的汽车,回到了山背后的毡房。
  我不甘心这被称为“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的赛里木湖,就以这样瑟缩的面貌消失在我的旅程中。第二天一大早,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推开毡房的门便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召唤,抑制不住脚下的冲动,一路飞跑蹿上毡房前的小山丘,为了再睹赛里木湖的芳容。
  山丘上的风景如画,近处的毡房旁几只小羊埋头吃草,远处的群山盈满了绿色,在清晨柔和的阳光下,黄绿色的草原与晴空相接,天空中时而掠过几只雄鹰,发出刺耳的尖叫。远处果子沟大桥穿山越岭而过,那矫健的身姿仿佛一条昂首云天、腾云驾雾的游龙,给这草原输送来了奔腾的血脉。
  眼前这轻轻涂抹,精搭巧建的颜色也算赏心悦目,于是我在缓慢的晨风中席地坐下,大口大口地、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背后的大山丘上同伴们已经攀登到了山顶,我毕竟少了探索更多未知的勇气。
  耳畔突然响起人声,如清脆的铃声引我起身。“看见湖了吗?”“看见了,绕到山后就是。”同伴们欢呼、雀跃着。
  啊,原来我梦中的赛里木湖就在眼前,不过是翻过这座山而已。心底响起了阵阵欢呼,一阵激动,我忙乱地抬脚径直向着丘顶冲去。我为自己摇旗呐喊,可这毕竟是力量深不可测的草原,身体渐渐弯下去,手扶着膝盖喘息着,一步,两步,三步……
  突然眼前的路空了,我试试探探地摸索,抬头望到梦中的赛里木湖——我来到了丘顶。眼前从未看到过如此纯净的蓝色,原来真正的蓝色不是浓烈的染料,不是大海的浑浊,不是天空的透亮,而是赛里木的湖水,蓝得深遂,无法望穿;蓝得平静,不动声色;蓝得自然,仿佛摄入人的灵魂,那是最柔软、最纯真的一滴眼泪。太阳挂在湖的一边,天空中的云倒映在水面。青黄色的大地怀抱着赛里木湖,远处的雪山、湖水、草原、野花、牛羊,所有的一切组成一幅绝美的画卷,一位牧民骑着马从我身边走过,渐行渐远,融入这画卷中去……
  我梦中的赛里木湖,就这么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以为我已无缘亲近她,这绝世美景只是翻过眼前这一座山丘而已。坐在丘顶,难以抑制我澎湃的心情。这湖水仿佛给了我力量。
  我想我还是太懦弱,如果被群山吓倒,而不去攀登,会有多少遗憾牵住我的脚步。
  越过山丘,越过自己心中的那座山丘,才发现山丘后面的风景……

更多>>  聊城日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无标题
  本文所在版面
【第 B3 版:教 育 周 刊】
© 版权所有 聊城日报
技术服务(www.x-publ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