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北城街道北杨集村——
一村七烈士 浩气传千古
  

□聊城日报全媒体记者 赵宏磊
  初冬时节,位于开发区北城街道北杨集村的“革命烈士纪念亭”,在苍松翠柏的环抱下显得更加庄严肃穆。
  11月22日,聊城报业传媒集团第三党支部的全体党员瞻仰了北杨集革命烈士纪念亭。纪念亭筑于高出地面半米的台基之上,为四面有门的两层方亭,亭内竖有烈士的功德碑,石碑正面镌刻有北杨集烈士姓名、烈士大事记,背面刻有“浩气长存”四个大字。
  “七七事变,聊城失陷,范公殉节,鲁西民众遂蹂躏于日寇铁蹄之下……汉奸窥伺,沟通日寇,突来袭击,赵春华等措手不及,均遭毒手,严刑残施,相继死亡,岂不痛哉……”认真读着烈士祠碑文,大家仿佛回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
  1937年,中共地下党组织派袁本恒来北杨集村秘密开展工作,赵春华、赵春湖、翟修安等积极响应先后被发展为中共地下党员,建立了以赵春华同志为首的聊城农村第一个中共地下中心支部。与当时以伪村长翟东成为首的土豪劣绅进行斗争,伪村长翟东成被迫下台,翟修安担任了北杨集村第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村长。从此,地下党组控制了北杨集村的基层政权。
  抗日战争爆发后,沈廷梅来北杨集村帮助地下党组织开展工作,成立了聊城东北地区委员会,沈廷梅担任工委书记,赵春华任民运部长,组织秘密武装,在聊城、茌平、博平三县边界不断打击敌人。
  日本鬼子恼羞成怒,责令当时聊城伪县长李汉章,限期找到共产党在北杨集区的线索。翟东成卖身投靠日寇,写下地下党员和积极分子的名单告密。1940年4月20日清晨,日寇汉奸的汽车突然包围了北杨集,男女老少都被赶到耿家院子里。翟东成也假装被捕,绑在汽车上。日本鬼子逼着群众一个个从汽车跟前走过,经过时,只要翟东成闭一闭眼,就立刻把这个人抓起来。
  赵春华挺身而出,怒视着宪兵队长龟田和翻译南云成说:“你们不是找我吗?我就是赵春华。”
  南云成翻译给龟田。龟田握着指挥刀,围着赵春华转了一圈,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有名的、使国民党和日本人都感到棘手的共产党员。然后,他伸出手指,作了个八字型:“好,好的,你的这个?”
  “对,我就是八路军。”赵春华昂首挺胸,声音铿锵有力。
  龟田嚎叫一声,南云成翻译道:“太君问你,还有谁是八路?”
  “北杨集就我一个,与他们无关,不要残害北杨集无辜的百姓。”
  “嗯!”龟田龇牙咧嘴一笑,摇了摇头,把南云成手里的名单拿过来晃了晃。
  人们被汉奸押着,一个个走过。南云成逐个问着名字。
  只要翟东成闭一下眼,眼前的人立刻被拳打脚踢,绑了起来。就这样,北杨集村的7名地下党员和60多名群众被捕了。
  赵春华等同志被捕后,在狱中跟日本鬼子进行了殊死斗争。赵春华等3位同志在聊城被日寇杀害,英勇就义。翟修安等于1940年被押往济南,1944年冬在济南光荣牺牲。
  赵春华、赵春湖、翟修安、王宪伦、张子杰、翟林臣、耿玉明七位烈士,为祖国、为人民、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为纪念革命先烈,北杨集村的李兰东等24名村民捐款修建革命烈士纪念亭,1947年春破土动工,同年5月建成。新中国成立后,地方党委、政府及民政、文物部门对纪念亭进行了修缮管理。这里成为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主义教育的重要场所,每年清明节,周边群众及广大师生、干部群众都会来祭扫革命烈士墓,接受革命再教育。
  岁月如歌,讴唱着历史的沧海桑田;石碑不言,承载着先烈的浩然正气。这段用热血铸就的红色记忆,永远鼓舞着这里的人民勇往直前!

更多>>  聊城日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一村七烈士 浩气传千古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2 版:要闻】
© 版权所有 聊城日报
技术服务(www.x-publ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