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一名ICU医生眼中的医学人文
  

□聊城市人民医院田锁臣
  前几天,一个同事给我发微信说,“能不能写篇关于医学人文的文章?”尽管他不是临床医生,但从微信的内容和语气看,他深深感受到了医学人文的重要性。
  关于医学人文,我想举这么一个例子。曾经,我在医院遇到过一位女性病人,她的就诊信息中显示,她在半年内到各医院就诊了30多次。从她的脸上我看到了焦虑,她拿着厚厚的一摞化验单,到处去看反复发作的口腔溃疡。暂且不管她患口腔溃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单就这种就诊经历和精神的折磨已经远远超过了疾病对她的影响。她的病不在躯体,而在精神。“您现在的压力是否很大?”我刚问完,病人就流下了眼泪,在以后的接触中,我一直在和她进行心理沟通。
  其实我不知道上述事例是否完全属于医学人文的范畴,但我知道,我在为这位患者诊治的过程至少不是冰冷的,是有温度、有情感的。在当今社会,焦虑成了最常见的心理问题,到医院看看就会更有体会,头晕、头疼、失眠、乏力、胸闷、气短、腹胀、食欲不振……有多少疾病和心理有关?有人说,这个无所谓,反正属于心理问题,不会影响寿命。但是,已经有确切证据证明,长期的心理问题就会出现真正躯体的病变,我们早就有“情志病”之说,人文关怀也越来越被现代医学重视。
  我是重症医学科医生,见了太多的生生死死,见了太多重症病人无助空洞的眼神,经常会感觉到医学人文的重要性。重症医学科是医学高科技的集中地,大量的监测和救治手段为挽救生命做着最后的抗争。有的人好了,有的人在延续着生命的痛苦。看着无可挽回的病人,其中的苦涩只有身在其中的医护人员能够体会。特鲁多医生墓志铭上的那句:“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放到这儿很是应景。在这种情况下,承认生命的自然规律,强调医学人文,有尊严、有陪伴、有温暖,实乃明智之举。
  查房时,只要病人清醒,我都会握住病人的手,并伸出大拇指给他们点赞,鼓励他们积极面对病情;我也常常会告诉他们,家属一直在病房外关心着他们。这种方式传达出来的力量一定是正能量;当病人谈到自己的病情,我便会想办法多传递一些积极的信息,避免让病人引起担心,因为在这个时候,病人脆弱而敏感。
  现在,我国正在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努力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在这条路上,医学科普很重要,如果更上一层楼,就要提升医学人文素质。但是,真正的医学人文很复杂,所以才有了这么多研究组织和书籍期刊来探讨,医学人文难做,所以也就成了高层次医院追求的目标,就像一家百年老店致力的文化传承,一家大公司营造的企业文化。
  至于到底应该怎么做,高层次的医学人文有原则而难有具体操作流程,这个原则大概就像前面所说的:有温度、有情感、有真诚。作为一名医者,我将继续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
  人物名片
  田锁臣,主任医师,聊城市人民医院ICU副主任,中国医师协会重症医学分会青年委员,山东省医师协会重症感染分会副主任委员,山东医师协会重症医学分会常务委员,山东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山东省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委员。擅长重症感染、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等多种危重病的诊治。

更多>>  聊城日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一名ICU医生眼中的医学人文
  本文所在版面
【第 B2 版:健康周刊】
© 版权所有 聊城日报
技术服务(www.x-publ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