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是党,给了我新的生命”
——92岁老党员王泽民的红色故事
  

□聊城日报全媒体记者苑莘
  莘县城区步行街一栋临街楼的二楼,是92岁的离休老干部王泽民的住所。3月19日,记者来到莘县,见到了这位有72年党龄的老人。老人的头发已经花白,略有耳背,但精神矍铄。辽沈战役、湘西剿匪、抗美援朝……那些几十年前的经历,记者听老人娓娓道来。

“西边来的都是咱自己人”
  1929年10月3日,王泽民在东北出生,“我家是穷苦人家,因为吃不上饭,就和很多山东人一样,去闯关东了。我的母亲就死在关东,埋在哪里都找不到了,最后只能捧了一把土回来安葬。”王泽民回忆。
  “10多岁的时候,我在老家河店镇河店街生活了几年。那时候我就知道西边来的都是咱自己人。”王泽民回忆,当时河店镇东边有日本人驻扎,南边是国民党的部队,北边马桥村里有汉奸土匪,“西边是八路军,是咱自己人。只有西边来人,俺们不用东躲西藏。日本鬼子来了,我们也只能往西边跑。”
  14岁时,为了讨生活,王泽民又和家里人“下了关东,一路到了哈尔滨”。一路走来,王泽民和家人遇到过骗子,碰到过恶霸,历程颇为坎坷,走到尚志县(今黑龙江省尚志市)的时候,已经是山穷水尽。“那时候,我就听说带红箍的工人是好人,跟咱穷苦人是一条心。”无奈之下,王泽民向“红箍”求助,“是那些工人给我们凑的路费,让我们和在东北的家人团聚的。可惜当时没能记下恩人的名字。”王泽民回忆。
  “西边的八路军”“带红箍的工人”,这些符号深深烙在了年幼的王泽民脑海中。

“开国大典那天我入的党”
  虽然没有文化,但抱着“共产党、八路军是穷苦人的依靠”的想法,1947年,王泽民志愿参军,成为东北野战军的一名司号员。
  参军没多久,王泽民就上了辽沈战役的战场,后又随部队来到河北固安,参加了平津战役。在那里,王泽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是1949年4月1日填的表,正式入党是1949年10月1日,介绍人是我的连长佟瑞卿。”72年前的事情,王泽民至今记忆犹新,“我记得那么清楚,不光是因为那天举行了开国大典,更是因为那天是我的新生。”
  王泽民在入党申请书中,曾写过“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打仗冲锋在前”的话,为的是让更多穷苦人民早日摆脱战乱之苦,过上祥和安宁的日子,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好。抱着这样的信念,1950年,王泽民南下参加了湘西剿匪,1951年4月参加抗美援朝,1956年随部队到广东参加城市建设,1960年调入广州军区步兵学校……22年的军旅生涯,王泽民拿到了10余枚军功章。
  回忆起过去几十年的经历,王泽民认为,虽然吃了很多苦,受过很多罪,但却是最正确的选择。

“我还记得邱少云牺牲的地方”
  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活中,王泽民经历了数不清的生死考验,“为了老百姓,为了咱穷苦人,共产党、八路军不怕任何敌人,更不怕死。”
  老人非常珍惜他的那些军功章,但经历过那么多生死离别后,他更珍惜的是战友情。“我们部队和邱少云所在的部队离得很近,现在还记得邱少云牺牲的地方。”1951年4月12日晚上6时,王泽民从丹东跑步渡过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一次战斗中,王泽民所在部队坚守马良山,与对面高万山驻扎的敌人展开拉锯战。一次次惨烈的拉锯战中,很多战友伤亡,“有的排一个排只剩了十来个人”。“那次是我们强攻马良山前阵地,能看到高万山的山坡上起了很大的火,但是火起来之后没有一点动静。后来才知道邱少云就死在那次战斗中。”从此之后,那片山坡和那场火的样子就留在了老人的脑海中。
  “我是人民子弟兵,我是共产党员,老百姓高兴了,我们干得就值了。”王泽民还记得那年南下剿匪途经新乡的场景。“当时安阳有个地方的群众非要亲眼看看子弟兵,我们就步行二十多里地到了地方,老百姓欢呼着往我们兜里塞鸡蛋、塞布鞋。”后来,王泽民把三个孩子也送入部队,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军人家庭”。
  1969年4月,王泽民退伍回到原籍莘县,离休生活充实富足。此后的几十年里,看到老百姓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王泽民整天笑呵呵的。“我是穷苦人出身,是党给了我新的生命。”王泽民说。

更多>>  聊城日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是党,给了我新的生命”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1 版:要闻】
© 版权所有 聊城日报
技术服务(www.x-publish.com)